真香!

请看这里!!!
白鹊圈不混啦,因为白鹊喜欢我的现在可以取关啦!没有真香警告!不会再混白鹊和王者有关的任何圈啦!
现在开始混摩尔庄园相关的童年回忆里啦,没有然后啦!

【初宣+印调】虹七跳逗同人本《戊戌小记》

燕云四月:

非常感谢此次所以的参本人员!红哥 @小红帽的红色靴子 云往 @费云往 琥珀 @Born 叶叶 @叶珑 未央小姐姐 @未央Sayoko 老叶 @Cyan葉 七七 @咸鱼七的日常 筠筠 @络桅 童话话 @童话话话 阿律律 @温德莱特 伍壹叁 @三年二班伍壹叁同学你的脑子拿了陈年的脑洞来看你了 桉籽 @Hy桉籽_ 立日 @站阳 南风意 @南风有信待砚归 莲蓉月饼 @莲蓉月饼biubiubiu 青旗沽酒 @青旗沽酒酒酒酒 三字儿 @真香! 小六 @石乐志的G2型小六 葉弍 @叶老二还在咸鱼。 晏十阑 @扼尘 葬葬 @Yin/Z 阿四 @四叔 提卡子 @众生疲命 燕子 @酱小鼹Miso 







部分文章试读:





立春 草木不知(文|桉籽)


幼时的跳跳觉得春天总是一本正经地早早宣布自己的降临却又藏在薄雪之下迟迟不愿露面,哄骗得众人披着棉袍又是撒豆又是啃萝卜的好不热闹,凭她额间的迎春花钿多么亮丽,又或是柳叶般的弯眉如何妩媚,终是不妥。不过跳跳还是朝母亲赞同地点点头,他觉得逗叔叔这么好,这位弟弟也一定惹人喜爱,必然比那个光说不做的春姑娘好上许多。


想着想着,他感觉自己现在特别喜欢小雨花。




雨水 温茶(文|南风意)


「神医,我等这一天,已等了十年啊……」


青年隐隐透着癫狂之意的哀声仿佛穿透时间回荡耳畔,雨水打湿了青年鬓角沿着眼尾坠下,逗逗一时恍惚竟分不清是泪是雨。


当年为何着了跳跳的道……也是因那十分假里透出的八分真了罢。


转眼幻象倏忽散去,恢复眼前众生像,逗逗再难待下去抬步正欲离,一句满是恶意质询落入耳中刹那挑起逗逗所有怒意。




惊蛰 启初(文|童话)


跳跳笑着说:“启蜇之日,雨水丰富,不如你我再挑个时间?”话还没说完,黑衣人又冲了过来,跳跳举剑迎击,夹杂着股劲风,两把剑互相咬在一起,暗潮涌动。跳跳趁势屈膝击向那人下腹,黑衣人被击中后只是噗了一声,竟毫无动作。跳跳心生疑惑,只见他身后草丛忽然动了下,涌出许许多多的人来。就在这时他感觉到耳旁忽然一痒,眼角余光就瞥见逗逗不知何时举伞过来了。逗逗一踮地,踢起石桌向那些人砸去,而后手中的伞剧烈转动,撕扯下周围的花瓣与树叶,混着雨滴,响指音落,花瓣和树叶像利刃一样融合着大股内力,直直飞去!


“摘叶飞花,不愧是神医。”




春分 花间酒(文|莲蓉月饼)


“哟吼!”逗逗一抬眉毛,道,“怎么,这么急着否认,莫不是咱青光剑主一改前非,竟是有了心上人?”


跳跳一愣。


神医脑门上别着串艳红的石榴花,倒是给那身灰袍子增色不少。青光剑主这么没来由的想着。逗逗望着他的那双眼里倒映着灯火闪烁,一瞬间让他不知道怎么回答。


“嗨……你跟我还害羞个啥,有就有没有就没……”


“有。”




清明 醉饮(文|燕云四月)


还记得上次这家伙找了个什么的理由把他给灌醉了,然后居然还把他耍酒疯的样子给画了下来,贴在了六奇阁的大门外!翌日一个上门来问诊的人都没有,他还纳了闷儿了,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后来准备出门去采药时才发现了自己醉酒的画像,接着好几天都让某个罪魁祸首吃了无数个闭门羹。


“不行,我的衣服你给我弄湿了,你得赔我。”跳跳冲神医挑了挑眉,有意要碰瓷一番。


“好好好,这顿我请!我这不是怕叫不醒你么,你还来劲儿了。”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逗逗小声嘀咕了一番,唤来伙计准备点菜。




谷雨 春日即事(文|眷七)


“你你你,你凭什么赶人走啊,人家姑娘身子不适,刚坐下还没喝口茶呢!”逗逗隔着窗对院子里头闭着双眼抱着药锄背靠在树干的青年吼道。



“让我数数,这是今天第几个了,那些个姑娘的心思你不懂?一个个的装病就往这山里跑也不嫌累的慌。”



听了这话逗神医更来气,咕噜咕噜把手中杯子的茶水都咽下了肚,“跳跳大侠,你也知道这一路上山的辛苦,就算装病又如何,好歹请人家喝上一杯茶水再送人走吧?”



“还真真是怜香惜玉啊,怎的,看上哪家姑娘了?”跳跳冷哼一声,抬起一只眼看向屋内,“我都替你干了大半天活了,也不见你倒杯水来!”



“这能是一样的事儿么?也不知道一清早是谁求着要干活!”




立夏 远归(文|筠丧病)


说是读医书,读没读进去就是另一回事了。每逢雷雨天气,他的心终究是不平静的,某个身影在这时便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宛若心魔一般。说来与七侠众人分别已有三载,三载之内,无再相逢。他有时候会怀念当年比肩的日子,也会猜测虹猫蓝兔是否策马天涯,会想想金鞭溪客栈的老板和老板娘,想想那竹林中的居士一家。


而这些到底说来也是有时,他念得最多的还是那青衣的剑客。




小暑 惊东风(文|立日)


这条蜿蜒的小路似乎很长,藏在树荫里的蝉鸣似乎是想成为跳跳生命的绝响,一声赛过一声地扰乱着跳跳的思绪。


“一月前达达的伤势便恢复的差不多了,达夫人也顺利生产,只不过达达自身并未完全康复所以还在此修养了一月直到前天才走。”逗逗擦了把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泪的水,再次哽咽:“这一月基本不需要我,我就该一月前动身去找你,也就不会到今天这个地步……”


“我之前一直传与你的内容就是一切顺利,况且我这伤也是最后才留下的,怨不得你。”




大暑 荔香(文|叶野烨)


搁摆在竹篮子里头的荔枝剥了皮儿塞进嘴里,水灵发白的荔枝肉又甜又嫩,一口下去汁水都从肉里头碾了出来,荡得嘴里甜蜜蜜的。逗逗摘了挂在腰带上的葫芦美美大饮一口,镇在石井下数日方才取出的桑葚甜酒隔葫芦渗出丝丝凉意,那带着点酸却不涩的果香沿喉咙一路滚下,逗逗情不自禁捧住脸感慨。


除了……


“我说神医逗逗,小日子这么舒畅,不叫上我是不是太不够意思了?”他笑着说:“昨夜里还劲劲缠着我上山下地摘这个草采那朵花儿的,小神医啊,你这个过河拆桥用完就扔的毛病准备什么时候改改?”


来了,催命鬼!




立冬 生犀(文|青旗沽酒)


见此,跳跳隐下眼中的一丝自嘲,轻笑一声,道:“你这是想强了我吗?”


听到这句话回过神的逗逗,伸手一推,恨恨道:“谁要强你”,说着就想起身下去,却没想到力道一大,不由自主地向后仰去,正想来个后空翻完美着地的时候,腰上突然传来一股力道,猛地往前趴去,电光火石间,四目相对,双唇相接,逗逗一时不知作何反应,只是睁大着眼睛,看着眼前眼中有星星的男人。尝到甜头的男人舔了舔嘴唇,又亲了亲呆住人的嘴唇,轻呵一声笑道:“还说不想强了我。”




小雪 来客(文|陌律)


逗逗躺在他身边,没回头,声音闷闷的。“六奇阁没出事。其他五人也没事。”他没头没脑地来了一句,又陷入了少见的沉默。


跳跳撑起脸,俯视着身旁的孩子,打量那张稚嫩的脸庞。十二岁的身板实在太过娇小,眉眼间还存留着儿童的稚气,墨色眸子里却暗潮汹涌。


逗逗被他盯得打了个寒颤,眼睛里多了几分孩童特有的灵气,双手抱肩:“真的没什么。就是,成天跟那些长枪短棒的家伙勾心斗角,我怕是要未老先衰。祖师爷在上,我才十二岁。”


一句话,跳跳悚然动容。




部分特典试阅(书签):



(其他特典正在筹备中ing,敬请期待xxx)




非常感谢看到此处的你们!这算是跳逗的第一个本子吧?我本人是非常激动的xxx下面是印量调查,由于我们会在lof和微博同时做印调,因此在lof上填过表的小可爱们在微博就不用再填一次了,反之在微博上填过的也不用再在lof上填了,非常感谢!




https://www.wjx.cn/jq/25976530.aspx(印调)

























放下存稿

真香警告,我最后还是用了这个号哈哈哈哈哈😂

还是一个乙女向的脑洞_(•̀ω•́ 」∠)_

我在这里再次向之前被我攻击到的人说声抱歉,阴阳头和之前说的话做的事确实是我做的不对,在这里说句对不起。
还有圈我早就退了,这号早就不玩了取关私信骂我请随意。
还有我是真的向你们道歉并没有其他意思,还请你们也冷静一下消消火。

在这里给杜茗的各位小伙伴道个歉,因为我一时生气说出了很过分的话,结果影响到了她们,在这里给她们说声对不起!

我不管了我要回坑😭😭
好久都不画北叔了想死他了😭